中國歷史的精神

中國歷史的精神

歷史已經過去了,那麼,我們為甚麼還要讀歷史呢?歷史有甚麼用呢?歷史最重要的精神是甚麼?你對歷史的理解又是甚麼呢?中國又為甚麼是一個特別重視歷史的國家呢?
錢穆先生早在《國史大綱》便開宗明義:「須知讀中國歷史,須當首先對以往中國歷史抱有一種溫情與敬意。」但這句說話卻受到不少批評,認為歷史必須客觀,歷史最重要的精神是求真,如果有了「温情與敬意」,那就會失去客觀了。那麼,讀歷史為甚麼要求真呢?讀中國歷史為甚麼要有「温情與敬意」呢?對於中國歷史的精神,我們應該從何說起呢?
或者,就從南宋末年,文天祥的兩首詩說起吧。文天祥是一位很重視歷史的民族英雄。他在《過零丁洋》的詩中,有兩句大家都耳熟能詳的詩句:「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」這兩句詩正好反映了文天祥對歷史的看法。歷史不是簡單地紀錄過往的歷史,而是有照亮人心的作用。人的生命,人生的價值在哪裡呢?每個人最終都必會經歷死亡,一般人都害怕死亡,但文天祥認為死亡並不可怕,最重要的是能對生命無悔,能對得住歷史,能將生命照亮歷史。文天祥面對敵人不義的侵略,敵國君主忽必烈的威逼利誘時,寧死不屈,用自己的生命寫下了歷史光輝的一頁,這就是中國歷史的精神所在,這就是以生命見證「留取丹心照汗青」。
中國歷史的精神,源遠流長,從史官對紀錄歷史的嚴謹和執持,便能夠充份體現出來。在古代,作為紀錄歷史的史官,並不是簡單的紀錄員,恰恰相反,是具有極嚴格要求的,而且是專職紀錄的,不是隨便找一個識字的人便可以紀錄。究竟甚麼事應該紀錄?要怎麼紀錄?這些都是需要仔細考慮的問題。一位稱職的史官,必須具備史學、史才、史識和史德。簡單而言,即要能夠掌握好歷史材料,並且有撰寫歷史的才能,還要具有歷史的見識、眼光,最後更要有良好的品格。歷史學家章學誠認為在四項要求中,最重要的是史德,即是撰寫歷史的人,心術一定要端正,要有歷史之心。
文天祥在《正氣歌》的其中兩句詩句中,便體現出中國古代史官具備的歷史之心。那兩句是「在齊太史簡,在晉董狐筆」,說的是春秋時代兩位史官典範的事跡。
先說「董狐筆」的事跡。
在晉國,當時的國君是晉靈公,為人自私暴虐,在宮殿的高台上用石彈射擊路人,看路人左閃右避,以此為樂,又因為熊掌煮得不夠熟而把廚師殺了。
執政大臣趙盾多次勸諫晉靈公要改正過失,晉靈公口中敷衍卻無改過之心,反而對趙盾感到厭煩,便暗中派刺客鉏麑去刺殺趙盾。鉏麑在清晨便往趙盾家中,看到趙盾早已起牀,莊嚴地穿好朝服,閉目養神,預備上朝。鉏麑觀察趙盾的舉止,透出不凡氣度,看出這是一位晉國人民可以依靠的大臣,如果殺了趙盾,這是對晉國百姓的不忠,不忍心下手;但不下手卻違背君命,這卻失信。在這情況下,不是不忠,就是不信,自己以後都不能堂堂正正做人了,想到這裡,鉏麑便用頭猛擊槐樹而死了。
趙盾多次受人捨命相救,才避過晉靈公的多次殺局,知道晉靈公要殺自己,便逃出宮中,打算離開晉國。這時,趙盾的弟弟趙穿帶兵殺了晉靈公。趙盾知道晉靈公死了,便回到宮中繼續當執政大臣。當時的史官董狐,便把這件事記下了,他寫的是「趙盾殺其君」。趙盾看到董狐這樣寫,便向董狐抗議,因為殺晉靈公的人明明不是自己,是趙穿。董狐跟趙盾說,晉靈公死的時候,趙盾是晉國執政大臣,雖然逃亡,但未逃出國境,仍在晉國境內;而且趙盾回來後,卻沒有處理君主之死的大案,難逃執政大臣的職責,紀錄「趙盾殺其君」就是追究職責所在。趙盾雖是執政大臣,面對董狐的歷史判斷,也只能感歎著接受了。孔子讚歎董狐是一位良史,因為他應寫則寫,沒有因當時趙家的顯赫家勢而有絲毫畏懼之心。孔子也同情趙盾的處境,讚賞他是很好的大臣,可惜未能逃離晉國而難免弒君的罪責。
再說太史簡的事跡。
在齊國,權臣崔杼把齊國國君殺了,齊國的太史便在簡冊上紀錄了「崔杼弒其君」。崔杼知道後大怒,殺了太史。太史的弟弟繼任,照寫如舊,崔杼又把這繼任太史殺了,第三的弟弟再繼任,還是寫「崔杼弒其君」五字。崔杼雖然非常震憾,但知道史官對史實的堅持,絕不會扭曲史實,連死也不怕,便只好放棄,沒有再殺人了。
「太史簡」代表了衛道的精神,殉職的精神,為歷史的公義而死的史學精神,這就是歷史之心。歷史紀錄的,不只是歷史的事實,更重要的是歷史的判斷,對歷史事件、歷史人物的是非判斷。崔杼為何要殺太史?就是害怕受到歷史的是非判斷!害怕遺臭萬年!
《春秋》是孔子編寫的歷史書。孔子編寫完後說:「知我者,其惟《春秋》乎!罪我者,其惟《春秋》乎!」意思是說《春秋》這本書,可代表孔子的心聲,人們可以根據《春秋》這本歷史書而了解,甚至評價孔子。《春秋》的最高價值,就在於對歷史的褒貶精神,從中可看到孔子對歷史的價值判斷。孟子說:「孔子作《春秋》而亂臣賊子懼。」這個對歷史的是非判斷,是為後人設想,希望後世如有亂臣賊子,也會有所顧忌而不敢做出傷天害理的事,希望後世能夠出現一個沒有亂臣賊子的社會,希望透過歷史的紀錄,能令後世避免以往的過錯,有一個更進步,更理想,人民更安居樂業,能和睦相處的社會。
我們知道中國歷史是有為後人設想的精神,就能體會出歷史是對後世子孫的關懷,就會對歷史懷有感激之心,這也就是錢穆先生為甚麼會說:「須知讀中國歷史,須當首先對以往中國歷史抱有一種溫情與敬意。」孔子就是透過《春秋》的微言大義,教我們是非的標準,教我們怎樣做人。從歷史人物中,我們可找到當中的模範,作為我們學習的對象,從而令我們知道為人處事的原則,怎樣抉擇,人生的方向,生命的價值所在。例如唐太宗因為重視歷史,令他勇於接受批評,才能出現貞觀之治。所以中國歷史的學問,同時亦是教育之學,生命之學。

仁濟醫院羅陳楚思中學地址:九龍灣啟禮道10號地圖<+>
電話:26821315傳真:31294752
Powered By Friendly Portal System 9.58